小米大家电震荡之后 | 焦点分析李小冉晒聚餐照,高露李沁王晓晨get同款动作,美女同框逆龄生长

1个月前发布 SanS三石
13 0 0

作者丨邱晓芬

编辑丨苏建勋

决意造车之后,小米组织架构调整频繁。小米近期发布的一项内部调整显示,小米集团合伙人、大家电部门总裁张峰将于12月离职。

这是近三年,继王翔、周受资之后,离开小米的第三位合伙人级别高管。

张峰离职之后,小米对他所管辖的大家电部门做出调整——把原先的电视业务单独拎出来,并进了手机部门,原电视部总经理潘俊转向手机部总裁曾学忠汇报;

而大家电业务所剩下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等业务,则由单联瑜(此前为小米集团大家电空调部总经理)担任大部门总经理,向集团总裁卢伟冰汇报。

成立四年来,大家电部门是小米内部人事变化较多的部门之一。

2019年,把家电列为战略重点之后,小米成立了大家电部,由小米合伙人王川带队,电视业务随后交由李肖爽负责。但此后,大家电部总经理、电视业务经理的人选,四年内变了三次:

在小米密集引进外部空降高管组成“复仇者联盟”的节点,2020年,小米电视一度交由原暴风TV CEO刘耀平来负责,李肖爽则接替王川升任为大家电部的总经理;

2022年,随着小米战略重心的偏移,小米核心高管要向造车业务支援,李肖爽离开大家电部门加入汽车业务部,由张峰暂接任大家电。不过,一位内部人士称,大家电并非张峰的个人侧重点。

张峰之于小米,一直扮演着“江湖救急”的角色——最早加入是为了负责解决手机供应链问题,随后又带头创办紫米,开辟小米生态链模式,还解决过小米笔记本电脑产品问题、以及代管悬而未决的大家电部。

多位内部人士向36氪称,张峰离开确实是因为个人原因,“没有内斗,短期内会休息一段时间,或退休或创业”。

在其离职之后,小米需要找到更稳妥的方案保持大家电业务的稳定运行。而小米在造车之后持续发生的架构调整,也释放出一系列组织架构精简、集中业务重点的强烈讯号。

解绑电视,大家电集中火力

电视一直是小米最重要的品类之一,也一直与大家电部门紧密结合。

从此前的组织架构安排、财报都可见一斑——小米大家电部一般分为两大业务块:电视和其他;而在小米的财报中,IoT业务这一细项,也被整体切割为电视、笔记本电脑和其他。

在倾注大量资源之后,小米电视曾经确实用价格战收割了国内最大的电视市场。但如今,这一情况出现变化。

小米2023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,在宏观市场影响下,电视业务营收出现10%的下滑,而小米IoT业务Q2的营收尽管却增长了12%,支撑起业务增长的是冰箱在内的其他大家电业务。财报提到,冰箱的出货量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。

与此同时,电视业务在整体的营收占比也在持续下滑,从去年同期的26%持续下降到了21%。

随着电视市场整体的增速放缓,小米急需扶持电视之外的其他核心品类起势。

而小米确实也在收缩火力,集中研发资源,比如,近期小米还专门将扫地机列为重点项目,单独为其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。在大家电这边,小米近几年的空调、冰箱品类的推新速度也加快了不少,也在配合整体的高端战略、新零售战略,推进价位段更高/利润空间更大的产品。

对于大家电部门来说,将电视这一重点业务拆走后,部门更纯粹精简了,也能腾出更多研发资源,探索电视之外新的IoT增长点。

手机部门“虹吸”

小米近来几次的架构调整,也释放出另外一个信号:小米在逐渐建立以手机为核心的深度研发体系。

36氪了解到,小米架构总体上是:手机部、中国区、国际部三个S级部门共同构成了手机业务的核心框架,分别由曾学忠、王晓雁、卢伟冰来统管;

另外设立大家电部、生态链部门、互联网部门,分别由张峰、陈波、马骥来负责,这三个是独立作战的一级部门

但同时伴随着此次大家电部调整的是,互联网部的总负责人选也出现了变化。此前负责统领互联网部的马骥,被调到了中国区负责新零售业务。36氪获悉,马骥负责的互联网部,目前已交到负责手机大部的曾学忠手中。

这也意味着,有手机背景的高管逐渐走向台前,原先独立作战的一级部门,未来与手机S级部门的联动或将更深入。

能够佐证的是,这次小米将大家电部门下设的电视业务拆到手机部,也不是小米第一次出现类似的做法。

最近三年,小米同样将笔记本业务、平板业务先后分拆,并入了手机部门;另据多位内部人士称,小米2020年才成立的穿戴部门,此前也被归到了手机部研发体系内。

不难理解这种组织架构的变化。手机厂商本身涉猎IoT、互联网业务,不仅仅是看中这些领域短期内的增长,更多是出于增加手机应用场景、解决手机低频购买率的考虑。

电视、平板、笔记本、穿戴这些品类是小米的优势品类、是与手机重度连接核心战略入口。逐渐收编到手机部门,也有利于小米精简研发线,由手机大部门整合资源,做好重点IoT品类与手机链接的体验,去反向拉动手机的业务。

可以说,“在手机×IoT战略中,手机是 1,其他都是后面的 0。”一位内部人士表示。

在当下手机市场,作战部队效率的调整,显得尤为重要。对于小米自身来说,在孤注一掷选择造车之后,组织逻辑也同样需要为大汽车战略铺路。更重的业务模式,需要更简约的架构。

【end】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!
立即登录
暂无评论...